返回上一頁 1001 一千零一夜 1 回到首頁

1001 一千零一夜 1
唐謀天下1001 一千零一夜 1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李弘一腳踢開了想要跟著上車的小白起,小白起也不敢反抗,夾著尾巴向旁邊躲了躲,而后有些可憐兮兮的看著武媚,似乎在求助,也似乎是在向武媚告狀,自己被人踹了。

不過好在武媚的注意力并沒有在小白起的身上,隨著李弘把后側車門打開,武媚則是先探頭看了看里面,腳下的地毯她很熟悉,那座椅也很熟悉,都是用了上好的布料。

而在前面還有兩個座位,在那左側還有一個圓圈,武媚也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,只是彎腰探頭看了看車廂里面后,又退出來直起身子,指著汽車問道:“本宮坐這里嗎?看起來還沒有馬車寬敞啊。”

“這頂多算是一輛五人座的車子,后排已經算是極為寬敞了,把中間那個扶手拿開,就可以坐五人了,不過現在后面只坐您一人,扶手放下您胳膊拄著也舒服一些不是。”車窗玻璃上掛的窗簾被李弘拉開,又把后排扶手給武媚示范了一遍。

似懂非懂的武媚點點頭,又看了看這烏黑發亮的汽車外殼,而后才在李弘的示意下,彎腰坐進了車里:“你坐哪兒?”

“兒臣哪有座,兒臣負責給您駕車。”李弘呵呵一笑,而后把后門替武媚關上,然后繞著車跑向駕駛席那側。

武媚的眼光跟隨著李弘,看著李弘圍繞著車轉了小半圈,而后在自己的左前側,那帶著圓圈的車門處打開車門坐了進來。

“倒還是不錯,算是比較舒服一些。”武媚耳邊傳來發動機的轟鳴聲之后,隨著李弘關上車門,把一切煩擾雜音隔絕在外后,滿意的說道:“梁山雖說很小,但要是想要圍著梁山轉一圈,也是挺難的,今日就帶母后轉一圈這梁山吧。”

“真不打算回長安了?”李弘掛檔,而后握著的方向盤,車輛緩緩起步后,有些莫名的問道。

身后的武媚并沒有答話,中間的后視鏡里,母子兩人都能看見彼此臉上的表情,只是隨著汽車的速度越來越快,車廂里仿佛也變得更加沉默了一些。

望著兩側的風景,不同于坐在馬車里欣賞的時候,在武媚的心里,仿佛此刻道路兩側的風景,是一種她不熟悉,極為陌生,在穿越時光的一種風景。

仿佛他們的時間并非是在日晷上一點一滴的移動,仿佛他們的時間在以年的速度,甚至是幾十年、上百年的速度在飛行,就像她現在能夠感受到的速度,就像車窗外的風景,一切都變得是那么的不真實,一切都在眼前變得越來越模糊,甚至不等她看清楚事實真相,一切就都從她的眼前消失不見了。

“長安終究不是最后的歸宿,這里……不才是母后最后的歸宿不是?”時間過了好久,車廂里的母子兩人沉默了很久,武媚像是剛想起李弘的問話,望著車窗外模糊的風景,喃喃說道。

“也罷,您在哪,兒臣就在哪兒服侍您。”李弘笑了笑說道。

有些事情可以躲避,有些問題可以回避,但答案終究是要浮出水面的,十年的時間,母后忍了十年的時間,自己想了十年的時間,最終,在這一刻,一切都還要回到十年前的原點,回到乾陵那高高的主陵寢上,回到袁天罡的四字讖語上:“天外飛仙。”

也許,當世的每個人都是上一世的自己轉世投胎,也許,每個人都是在六道輪回中,因善因惡進輪回、入六道,為上一世未能如愿之事兒而在重生。

這一世犯下的錯、下一世彌補,這一世錯過的緣、下一世再續,這一世愛過的人、下一世重逢,這一世欠下的情緣,下一世償還。

滾滾紅塵之中,數不清的恩愛情仇、悲歡離合,在大時代的背景下,在歷史與時間的長河里,以一朵朵小小的浪花讓組成了一部蓋世交響曲。

如果真有輪回,如果真有轉世,如果黃泉路、忘川河、奈何橋、望鄉臺與三生石真的都存在,也許我們只是忘記了上一世我們是誰。

冥冥之中我們在生命中遇到的每一個人,做過的每一件事兒,也或許,都是因為與上一世息息相關,也或許九轉十世的你,只是不曾記起當初的事情。

“玄而又玄,人若是真如你說的那般就好了,那樣的話,本宮倒是要好好想想,上一世,母后到底是誰!”武媚手里多了一個古色古香的木盒,放在膝蓋上緩緩打開。

“這個木盒自從白純交給我后,就不曾在打開過,今日也不知道怎么了,就突然間帶在身上了。”武媚低頭,拿出里面的紙張,看著上面的字說道:“袁天罡說了四個字:天外飛仙。李淳風留下了八個字:輪回六道、轉生九世。倒是與你剛才說的契合了。”

“從出生的那一刻起,從母后抱著兒臣到兒臣睜眼的那一刻,兒臣能夠記起很多的事情,甚至知道這天下所有的事情。您不是一直說兒臣當太子的時候治理天下還游刃有余,當代王的時候還能未卜先知,但當了大唐的皇帝之后,在處理政務上……。”

“那你說說,母后會怎樣兒?如果……如果你不記得你所記得的事情,如果一切都不曾改變呢?”武媚一只手放在扶手上,透光前面的反光鏡,看著神色有些復雜的李弘。

“史書上記載的嗎?”李弘放緩了車速,母子兩人依然語氣從容的聊著。

“也許吧,當年的你太過于聰慧了,但母后需要當年你那么聰慧,甚至再聰慧一些母后也會很喜歡。犬儒者說:大智近妖、大善近偽,你不善但卻近妖,對不對?”武媚表情并沒有顯得復雜,甚至還帶著一絲的坦然。

“其實大智若愚更好聽一些。”李弘抬頭看了一眼反光鏡里面的武媚,笑了下說道:“兒臣自出生就很怕母后,畢竟……母后威名遠揚……。”

“心狠手辣才對吧?”武媚吃吃的笑了笑,有些自嘲的看了一眼窗外道:“王皇后、蕭淑妃等等,當年的皇宮里面處處險惡,母后的出身誰人不知?想要繼續在皇宮站穩腳跟,行常人之事兒的話,母后早是一堆白骨了。你的妹妹不足兩月,但……母后不如此,如何立足于后宮,又如何給你創造更好的身份與地位,正所謂母憑子貴,如果不是你太過于小心謹慎,母后或許還不會……但那時候你才兩歲,母后還看不出什么……。”

“直到那一夜,兒臣在自己的宮殿念了那首詩后,母后是不是就敏銳的察覺到了,其實想要在后宮站穩腳跟,憑借兒臣足矣?”李弘苦笑了下,如果這樣算下來,妹妹的死,自己也有份。

“這樣想過,當我寢食難安的時候,當希望能夠再給你生下一個妹妹的時候,卻是生下了李賢、李哲、李旦的時候,母后那時候會恨你,如果我早些察覺到你的聰穎,察覺到你近乎于妖、未卜先知時,或許就不會是一個毒婦了。”武媚拄著下巴,喃喃望著窗外。

當年自己親手掐死了自己的女兒,致使每個夜晚輾轉難眠的時候,每當看到李弘等兄妹其樂融融的時候,她的心就像是被針扎一樣的疼,甚至她自己都能夠感覺,她自己的心在一片片破碎。

何況,李治又真的一點兒也沒有察覺到嗎?或許一開始不會察覺到,或許能夠瞞得過一年兩年三年,但瞞一輩子又怎么可能?

但不得不說,武媚在心里對于李治的感情,以及李治對她純粹的愛,讓她在愧疚之余,接二連三的生育,最終在生下李令月這個公主之后,夫妻兩人才肯罷休。

也算是從那個時候起,夫妻兩人之間,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沒有了隔閡。

“史書并不能真正的評價一個人,何況,在我大唐之前,史書對于您的評價還是很積極正面的,儒家思想的正統還沒有完全占據統治地位,所以您的評價很高,畢竟……。”李弘看了一眼身后有些出神的龍媽,頓了下還是說道:“畢竟您可是千古第一女皇帝,除了您,沒有誰能夠向您一樣。”

“女皇帝?”武媚回過神,有些錯愕的看著李弘,難道按照這小子嘴里所說的原有歷史,自己竟然還做到了那一步?又是怎么做到的?自己為何要如此做?自己有四個兒子一個女兒,怎么會在李治死后,由自己稱帝呢?

“是啊,所以兒臣又怎么敢不敬重您,又怎么敢小小年紀就在您跟前表現的太過于妖孽?”

“你已經足夠妖孽了,看看宮里那些真正史官的記載,你就知道了。”武媚說完后,繼續看著李弘,等待著李弘進一步向她解釋,自己在原有的歷史上為何會稱帝稱王。

在她看來,這就像是在聽一個與自己毫不相干,但又仿佛是另外一個自己的故事一樣,心里多少有些期待,但絕不至于會覺得反感。

“你們四兄弟是得有多笨,才能讓母后最后迫不得已稱帝,為大唐江山延續國運。”看著像是在組織言語,也像是回憶的李弘,頓了下的武媚輕聲嘆息道。

“跟兒臣沒關系,兒臣四歲當上太子,(本章未完,點下一章繼續閱讀)

唐謀天下 https://jjyfw.com/baidu/159047/index.html